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网站首页 > 视频 > 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时间:2019-08-09 16:45:53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4946℃

腾讯研究院《2016-2017分享经济发展研究报告》也显示,分享经济资本热潮在2014年起步,2015年井喷,当年融资笔数增幅高达100%,融资规模增幅近340%。2016年融资笔数回落30%,但融资总额仍保持3%的小幅增长。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强治表示,近三四年共享经济融资增长态势世界罕见。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杨虎城将军的后代、全国政协委员杨翰先生在一份“把民间对日索赔纳入对日斗争大战略的建议”提案中,首次透露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童增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消息。童增获提名的原因是他“多年来推动二战中国受害者权益的伸张,为促进这一战争遗留问题的解决不懈努力,因此也得到世界上一些国际人士与组织的认可和肯定”。这说明童增25年来历经艰辛、持之以恒地从事民间对日索赔得到了国际上的广泛认同。

2014年8月,童增代表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通过日本驻华大使致信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向日本追讨现藏于日本皇宫的“中华唐鸿胪井刻石”,引起中日两国重视,再掀对日索赔浪潮。2014年12月7日,他代表中国民间机构致信日本政府,要求就南京大屠杀向中国人民谢罪,受到国内外媒体广泛报道。童增的义举,不仅得到了国内民众的认可与支持,更得到了一些日本正义之士的认可与支持,在日本律师的支持与帮助下,才有一批批中国受害者到日本法院起诉日本政府和日本加害企业,这些索赔官司让更多的日本国民知道了日本右翼极力否认的那场侵华战争。可以说,童增的努力促成了两个积怨深厚的民族正视历史的契机,为使两国远离战争、促进和平作出了贡献,这也正好符合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的首要条件,即“促进民族间的团结”。

童增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5年的经历来看,民间索赔运动并没有影响到中日友好的大局,反而促进了中日友好。以中威船案为例,战争遗留问题的解决化解了历史积怨,这样两国才能朝着和平方向迈出坚实的步伐。

在谈到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时,童增表示自己所做的事情还远远不够。据他介绍,今年7月,海外华侨准备从童增收到的战争受害者来信中选出500封信件,翻译成英文后出版,届时将有一些国家政要和国际知名人士支持童增问鼎诺贝尔和平奖。无论获奖与否,可以让国际上更多的人来了解那段历史以及中国的战争受害者。

本报记者张蕾

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1月14日发表评论称,这是中美合作开展追逃的又一成功实践,也是继4个月前中国银行开平支行案主犯之一许超凡被遣返回国后中美执法合作的又一重要成果。

据悉,今年2月1日是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截止日期,罗马教皇方济由于重视社会公平和关心环境而获得提名,另外斯诺登因揭露美国政府是如何监控大众的而再次获得提名。诺贝尔和平奖每年10月在挪威公布获奖的最后人选。

朋友们的回答,让笔者也纠结起来:“是不是我家孩子也该去报一个寒假班呢?报了,孩子少了玩的时间,不报又怕跟不上。”经过几番思想斗争,笔者选择了放平心态,尊重孩子的快乐和选择。

该船是被安理会涉朝决议拉黑的朝鲜海运公司远洋海运管理有限公司(OMM)旗下31艘船舶之一,虽然挂着柬埔寨国旗,但被外界视为利用旗船制度隐瞒其朝鲜船籍。

童增1956年出生于重庆,1982年四川大学毕业,后攻读北京大学法律系硕士研究生。1990年撰写《中国要求日本受害赔偿刻不容缓》的“万言书”,受到两会代表高度重视,并于1991年形成两会多个提案,1992年贵州和安徽共计70名人大代表又提出了两个议案。此事经媒体报道,在民间引起巨大反响,掀起大陆民间对日索赔浪潮,他因此被称为“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随后,童增收到全国各地受害者及其亲属的来信达1万余封,有受害者称他为“恩人”和“民族英雄”。

本报北京3月27日电

确如王嵬所说,有的窗框上存在过火痕迹,原本棕色的木框已发焦黑。这让王嵬十分担忧,因为除了木质窗框,大库内一排排粗壮的房梁梁架、12个升降烟筒、6扇天窗均为木质结构。机车房西南侧,探出建筑外墙的一所瞭望阁楼,及其博风板、正上方类似悬鱼的装饰物(京张铁路标志性装饰)也同样使用木材。而最让王嵬不安的,是库房周边的荒草。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机车房南侧和东侧是大片的枯草,尤以南侧最为茂密,深处可达半米,显然长期无人清除。在机车房内外,北青报记者也并未看到任何消防设施和安全标志。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杜沂蒙章正实习生杨宝光

通报显示,除王晓林外,被“围猎”过的中管干部还包括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财政部原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张少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河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艾文礼以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党组成员、副主席白向群。这5人中,王晓光被指是其中的典型。

1994年,他代表中国受害者委托日本律师在日本起诉日本政府以及奴役中国劳工的日本企业,获得日本300多名律师的法律支持和10万日本人签名支持。他也曾多次筹款或出资进行较大范围的救助战争幸存者活动,并资助了一些去日本打官司的幸存者。鉴于日本政府歪曲历史的行径,2005年童增又倡导和推动把民间索赔官司搬回国内打。近年来上海、重庆、浙江、河北、北京的受害者先后提起诉讼,其中二战时期被强掳至日本的中国劳工及遗属共40人于2014年2月起诉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和日本焦炭工业(原三井矿山)两家公司并提出索赔,已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式立案,开庭在即。中威船案也已获得日本三井企业2.2亿元人民币的赔偿。

“第三个就是大家肯定很关心,黑龙江旅游市场秩序的问题。”王文涛说:“我得承认,我们黑龙江旅游市场秩序与其他一些地方早期发展阶段出现的不规范,包括‘天价宰客’现象,确实存在,政府也在加大力度整治。”

调查报告称,火灾发生时,不能自理区共住有52名老人、4名护工。

高德地图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